首页 >> 体育 >> 真人秀视频 >> 天网一抹红漆20190808今日说法两只保险柜 >>

天网一抹红漆20190808今日说法两只保险柜

天外飞仙 2019-8-08 17:23
综艺娱乐:CCTV今日说法20190808#今日说法#保险柜不保险,百万珠宝不翼而飞,失主曾说这是内贼所为,查询小区百人,嫌疑人没有踪迹,隔壁却再出保险柜案...综艺秀7p2E:Z g h#j0SP1I综艺7p2E:Z g h#j0SP1I网

8月8日CCTV1中午12:35 敬请关注#今日说法#《两只保险柜》。 综艺秀6W ~LU"u#po,Yr3F综艺6W ~LU"u#po,Yr3F网

綜艺网,REWw htH%s0656fe025ly1g5rz5o4rgfj21hc0u0jsh.jpg综艺秀Bk!HC,Ex+I综艺Bk!HC,Ex+I网

综艺秀I/tgZ%k6r!e*c综艺I/tgZ%k6r!e*c网

综艺秀M[5Ra wIv综艺M[5Ra wIv网

CCTV天网20190808大桥之上,卖菜老人遭遇无妄之灾;半途折返,可疑光点暴露逃逸行踪。现场留下的一抹红漆,能否成为找到肇事车辆的关键线索?敬请收看《一抹红漆》,《天网》栏目将于2019年8月8日20:07分在CCTV-12播出。

天外飞仙 2019-8-08 17:24:18
今日说法|万幸!女子被骗走3.9万,找回近3万,原因竟是骗子黑吃黑

反正你也是骗来的钱

你也不敢报警

我拿着就走

电话里的连环骗局

家住河南省平舆县的谢雅菲(化名)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,2018年4月2日傍晚,她接到了一通电话,对方自称是某购物平台的客服,通知她此前购买的衣服因甲醛超标,需要办理退款。考虑到家里有小孩,谢雅菲答应了对方的要求。

依据“客服”的指示,谢雅菲在支付宝上进行了一系列操作。她本以为退款能直接到账,却没想到自己的信用卡反被刷走了2900元。着急的她被电话那头的“客服”安抚下来,对方称这只是操作失误,钱还能退回来。事实证明,谢雅菲在信用卡里刷掉了两次2900元,对方也确实留了6000元来给她还卡。

“客服”不断地承诺谢雅菲,说她支出的钱到最后一定都会被退还回来,而这退回的6000元也确实赚取了谢雅菲的信任,却让她落入了一个更大的圈套,之后“客服”指示她在一个名叫“中邮钱包”的贷款平台里贷了3.9万元,并让她把钱打到指定账户。第二天早上,谢雅菲收到了一条短信,提示她贷款已到账,需要她按时还款,这时她才意识到,自己被骗了。

谢雅菲事后回想起来,觉得整件事很丢人,本想就此作罢,最后在闺蜜的劝说下才报了警,河南省平舆县警方立即着手展开调查。

黑吃黑,骗中骗

涉案号码和诈骗微信的登陆地都来自境外,所以警方只能从资金流出发着手展开调查,他们发现发现谢雅菲的钱不仅被用去购买了大量的Q币,还被转到了一个银行账户上,并且已被提现。

在以往的电信诈骗中,犯人通常会为了逃避打击,购买使用他人信息注册的银行卡进行取款。但这次警方却发现,犯罪嫌疑人竟然使用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开了银行卡,还用它取了款。

该取款人名叫秦蓉,2018年4月23日,她与男友喻江龙被一同逮捕。警方在他们共同居住的房间内,共搜出97套银行卡,每套银行卡都有四个标配,一张银行卡,一个U盾,一个电话卡以及一个开卡人身份证复印件,俗称“四件套”,其购买者主要是电信诈骗的实施者。

秦蓉没有否认自己取款的事实,她只是强调这三万块钱是男友喻江龙转给她的,自己并不知情也未多问。而其男友喻江龙也表示,这笔钱也不是他从谢雅菲手里骗来的,而是他从诈骗人的手里给“黑”过来的。

喻江龙没有什么正当职业,平日里就只是帮人放放贷款,找找工作,偶尔也会卖银行卡。但有一天,一位名叫“安总”的人在微信上主动加了他,与他商议帮忙取款的事。

喻江龙答应了“安总”,并与他一同前往武汉,在另外两名同伙的帮助下取款19万。“安总”承诺,自己会按取款额的2%给予报酬,但喻江龙表示,从答应“安总”的那一刻起,他就不是奔着酬金去的,而是想着“黑”他的钱。

但在武汉,由于“安总”一路随同,喻江龙没有抓住“黑”走钱的机会。于是在这次,“安总”共转了3万块过来,喻江龙毫不犹豫,拿着钱就走了。

喻江龙和“安总”在武汉的两名同伙很快就被逮捕,但在核实“安总”身份时,警方却遭遇了困难,因为喻江龙对“安总”的身份几乎一无所知。

但好在侦查员调取到了“安总”在武汉入住宾馆时的监控,并在喻江龙的辨认下,确认其就是“安总”本人。宾馆的入住信息显示,“安总”名叫权明山(化名),北京人。2018年8月,警方决定正面接触权明山。

被冒用的身份

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警方问询权明山时,对方坚称自己从未触犯法律,也更不可能去诈骗,连公司的同事和领导都纷纷站出为他作证,表示在2018年3月12日,权明山照常出勤,绝不可能出现在武汉。

原来,早在去年,权明山的身份证就丢失过一次。很显然,他的身份被“安总”冒用了。“安总”利用权明山的身份信息进行社会活动,包括乘车、坐飞机等。虽然此次的他并没有暴露行踪,但是警方笃定,他一定还会利用权明山的身份信息继续活动。

果不其然,经过一段时间,“安总”又出现在了浙江宁波,侦查员立马前往展开调查。历时半个月左右,他们终于发现了“安总”驾驶的一辆轿车,而车主王琦正是他们苦苦追寻的“安总”。

2018年10月25日,“安总”被逮捕,虽然起初的他又是倒地不起,又是拒不回答,但最终他还是进行了如实的交代。

“安总”表示,自己曾被法院定为“老赖”,用自己的身份证行动不方便,又看权明山的形象与自己相似,于是购买并使用了他的身份证与驾驶证。“安总”还说,自己的工作也只是帮上面诈骗的老板取一下款,至于这些老板是谁,他也不太清楚。

通过“安总”提供的线索,警方又赶到了那笔19万诈骗款的提现地点,但由于其取款视频已被覆盖,而“安总”的上家又是在境外实施的诈骗,因此他们需要寻找新的调查路径。

年轻的“祖师爷”

警方在喻江龙出租屋里搜出的97套银行卡,又为他们提供了新的线索。喻江龙曾加入了200多个微信群与QQ群,这些平台均是他对银行卡进行非法交易的场所。而在与他成功交易的二三十人中,一位名叫“祖师爷”的人吸引了警方注意,他曾与喻江龙交易过两套银行卡。

警方通过多种数据比对,确认了“祖师爷”的真实身份。原来,网络的“祖师爷”只是一名20多岁的云南青年,名叫张同正,因为其经验老道,圈内人均称他为“祖师爷”。2018年7月5日,“祖师爷”张同正冒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入住宾馆,被警方逮捕,他们还在房间内搜出10多套银行卡“四件套”和30多张电话卡。

张同正交代,每套银行卡都是他以七八百的价格收购回来的,每一套能获利1000元左右,提供者包括了一些大学生。

最终,警方从一起普通的电信诈骗案入手,奔赴了上海、银川、重庆等地,经历了数月的深挖取证,一共打掉了7个倒卖银行卡的犯罪团伙,抓获了33位嫌疑人。

来看看网友们怎么说~

普法时间

pufashijian

Q1: 面对诸如本案的电信诈骗时,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呢?

A1: 公安机关提出的“四不”,是指不好奇,不联系,不给钱,也不给密码,尤其是验证码,永远不要告诉第三方。同时,警方还有两点提示,就是永远不要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,对那些打着退款、退税名义与您联系的电话,一律挂断。第二,任何告知您犯案了,并让你缴纳保证金或提供“安全账户”的事,也永远不要相信。

Q2: 此次案件中提到的窃取、收买和非法提供他人信用卡信息是一个怎样的罪名?

A2: 信用卡的信息一般都写在磁条和芯片上,它可以通过互联网与银联系统进行交互,以此判断这只卡的真伪。犯罪分子利用非法的手段获取了人们的信息,并在空白、伪造的信用卡上输入信息,这样就能作为合法的持卡人行骗了。这也为洗钱、电信诈骗等提供了巨大的帮助。为了打击罪犯,《刑法》规定了窃取、非法提供以及购买这些信息属于犯罪。一开始犯罪分子还会往国外跑,但随着各国警务合作的加强,境外的犯罪分子也能通过引渡被遣返回国。

生命是一个善恶循环

你的所作所为

终究会以不同的形式投射到未来

案件来源 |《今日说法》节目《骗中骗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