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体育 >> 真人秀视频 >> CCTV20170809今日说法被破解的U型锁|他把手伸向了那扇门 >>

CCTV20170809今日说法被破解的U型锁|他把手伸向了那扇门

天外飞仙 2017-8-09 12:48
综艺娱乐:#今日说法#月黑风高之夜,他把手伸向了那扇门,五次返回现场,为何反复徘徊,不着痕迹的现场,不可思议的错误,来无影,去无踪,但终究百密一疏...综艺秀blXq0] @;I综艺blXq0] @;I网

綜艺网 cS5_3X$n2Ly0 8月9日CCTV1中午12:35 敬请关注#今日说法#《被破解的U型锁》。综艺秀EY^j7g/WeJ!\综艺EY^j7g/WeJ!\网

综艺秀^(v#d1m2{1@#l|综艺^(v#d1m2{1@#l|网

#今日说法##今日说法法律咨询#起诉离婚需要提供哪些证据?妻子与前夫生的女儿能继承我的财产吗?请假了,公司却不按时发工资行吗?在粮库工作十年,未签订劳动合同,这样算具有劳动关系吗?不同意调岗而被迫辞职,未签订劳动合同,工资未结清,能申请几个月的双倍工资补偿? ​​​​ 综艺秀GfgirPO7v综艺GfgirPO7v网

天外飞仙 2017-8-09 17:36:55
店铺被盗 门锁完好

2017年3月27日,湖北省襄阳市一家点当行的老板张晨(化名)早上醒来,发现自己手机收到一条消费提醒。短信告知张老板的信用卡在凌晨3:00被取现人民币两万多元。这两张信用卡平时一直是放在店里,张老板来到店门前,发现店门上的U型锁安然如初,进门检查后却发现两张银行卡不翼而飞。

无独有偶,20多天前,襄阳市另一家典当行的肖老板放在店里的银行卡也被盗了。据肖老板回忆,银行卡失窃当天晚上,自己离开店里时忘记拉下店外的卷闸门,只给玻璃门上了锁,然而自己第二天来到店里的时候发现,玻璃门上的U型锁并没有被撬盗的痕迹。

警察经过调查后发现,这两起盗窃案应该是同一人所为。门锁完好,而店内的信用卡却不翼而飞,莫非这盗窃犯是古龙小说里能登萍渡水、御风隐形的楚留香?

神秘大盗 竟是惯犯

事实证明,并没有什么武功高强的楚留香。警方了调取两次案发时间典当行外部的监控录像,最终锁定了一名带着口罩、扎着小辫的男子。

警方表示,录像中的名男子这半年来时不时地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。早在2016年8月14日,某银行ATM机的监控拍下了这名男子首次盗窃结束后的取款经过。

随后2016年11月1日,2016年11月11日,2017年4月17日的监控都记录下了该男子盗窃典当行的经过。几段录像中,男子盗窃手法逐渐娴熟,就连心理素质都愈发“过硬”,推门,进入,盗窃,逃离——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丝毫不见慌乱。

在这期间,警察展开多方调查,由于犯罪嫌疑人十分谨慎,事先准备充分,除了几段视频之外,警方未能在犯罪现场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。

锁不牢靠 卡不安全

看到这里,各位读者不禁要问,为什么神秘大盗能屡屡得手,即便是偷到了银行卡,又是怎么从卡中取出现金的呢。说法君要痛心疾首地告诉各位,还是因为大家的安全意识太过淡薄啊。

首先,用U型锁来锁对开门本身就存在着安全隐患,有时候甚至就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开锁技巧,只需用力一推,两扇门中间的缝隙就可以容一名成年男子通过。

其次,不用钥匙打开U型锁的方法在网上早有流传,嫌疑人之前在上网时看到过,并且记在了心里。(为了公共安全起见,小编可不能在这里公开透露具体方法!)

因此,遭窃的几家典当行门上挂着的U型锁,在嫌疑人面前形同虚设。

那么为什么每次遭窃的都是典当行,为什么嫌疑人偷了卡还能取出钱?因为嫌疑人已经摸透了典当行的“行业规律”。遭窃的几家典当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,信用卡密码就写在卡的背面。不仅如此,很多典当行的放卡的抽屉也不上锁。

老板告诉记者,这是因为典当行的业务需要大量的资金往来,这么做是为了方便员工刷卡。

老板认为这些卡里平时存的钱不多,再加上多年的习惯,并没有考虑太多。就是这两样长年的习惯和自以为的安全,让嫌疑人这么轻易地得手了。

卿本佳人 奈何为贼

半年内,这名男子在襄阳城区已经盗窃了五家典当行。案子做多了,总会留下破绽。

警方多方核查分析,最终,通过锁定嫌疑人作案后所搭乘的交通工具和交通线路,确定了嫌疑人的下车地点。

2017年4月21日,连续盗窃了五家典当行的犯罪嫌疑人陈亦凡(化名),在一家网吧被警方抓获。“神秘大盗”被揭开面纱之后,依然让人惊讶。 23岁的嫌疑人陈亦凡外表看来就是一个“文弱书生”,让人很难将他和盗窃犯联系在一起。

不仅如此,陈的家境殷实,父亲在外经商,陈自己也是大学本科毕业参加过一段时间工作的人。这样的一个人,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呢?2016年6月,跟母亲吵架后,陈亦凡离家出走。没有工作和积蓄的他,把身上带的钱花光了。

一天深夜,路过一家典当行的他看到门上挂的U型锁,想起之前网上看到的视频,抱着尝试心理的他开始了第一次盗窃。第一次盗窃结束后,陈亦凡非常恐惧。可是,二十多天以后,花光了钱的陈又第二、第三次作案。陈某告诉记者,那时候的他已经觉得无所谓了,“反正你抓不到我”。

陈是家中独子,被捕后父母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置信。陈的父亲表示儿子盗窃的十几万元并不算一笔大钱,自己会赔偿遭窃典当行的损失。此外他还告诉记者,自己在陈亦凡三岁时就去外地做生意,常年不在家,即使见了面父子也是话不投机。

陈母告诉记者,自己和丈夫关系不好,丈夫长期不在家,她觉得儿子也因此缺失了父爱。尽管如此,陈母表示陈从来没有缺过他用的钱。工作了一段时间的陈嫌累嫌工资少,从建筑公司辞职,经济上完全依靠母亲。

除了去网吧打游戏,陈亦凡拿着母亲给的钱经常光顾彩票店,想要一夜暴富的他把后来作案所得的赃款也拿来买彩票,即使作案多起,也常“入”不敷出。

究竟什么原因让陈亦凡有了第一次已经不再重要了,在那之后他又作案多起。

现如今,悔之晚矣。